游戏成瘾的危害有多可怕

发布时间 2019-01-07

  一般沉迷并非成瘾

  为玩网游捏造各种理由痴迷游戏丧失学习兴趣记者考察

  “儿子本来爱难看绘本、画画、做户外运动,但自从接触网游后就对其余所有失去了兴趣。”刘女士说。

  □ 本报实习生 李恋洁

  刘女士告诉记者,有时候孩子说想玩10分钟放松一下,可最后往往是睁眼说瞎话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沉迷网游的人不仅将大把时间花在玩网游上,甚至为了玩网游撒谎。

  “他可能把门反锁在房间里整夜玩网游,后来发展到不给手机就不去上学。”家住天津市蓟州区的刘女士向记者介绍她儿子的情况。

  刘女士告诉记者,孩子父亲曾是街机的狂酷喜好者,孩子接触网游甚至迷恋网游与此有关。她与孩子父亲都是自由职业者,陪孩子的时间许多,但孩子仍是迷上了游戏。

  沉迷游戏成为一种社会气象后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

  网游占据空闲时光

  郑宇说:“弟弟也知道要操纵自己少玩网游,但他就是做不到。”

  刘女士告诉记者,她曾尝试给儿子规定玩网游的时间,然而,到玩网游的时间之前,儿子二心盼着游戏时间,完全没心理做别的事。

  “竖屏聊天和直播,横屏王者加吃鸡”。短短14个字基本涵盖了不少人使用智能手机休闲娱乐时的状态。而对未成年人和部分成年人来讲,横屏玩游戏基本成了他们应用手机娱乐时的全部。

  近年来,“游戏成瘾”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,终日玩游戏不再是未成年人的“专利”,受其困扰的人群也从未成年人家长延伸到一些成年人的家庭成员。

  为玩游戏习惯扯谎

  为了让孩子从网游上转移视线,刘女士想过很多办法,但都没起到作用。

  据世界卫生组织表露的信息,确诊“游戏成瘾”疾病往往需要相干症状持续至少12个月,假如症状重大,观察期也可缩短。上述的9项诊断标准,个别要满足其中5项,才可考虑后续断定。

  游戏成瘾的危害有多可怕

  现身说法才是关键

  一名曾经的网瘾少年告诉记者:“在家长跟工作的双重压力下,我试过很多方法,但总是在卸载了游戏后又从新安装。最后我在网上找了一个给游戏账号封号的商家,花了20元,账号一封,终于戒了。诚然当初也玩,但只是在周末偶尔玩两把。”

  “弟弟迷上网游后就不怎么爱笑了,在家也拒绝和咱们交流。咱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引导他不要沉迷网游,想着他的年事大一点会好些,结果现在变本加厉。”郑宇说。

  “我曾对孩子说过不须要撒谎,玩了就是玩了,也不会打你,但即便如斯,他还是习惯撒谎。”刘女士说。

  那么,什么是游戏成瘾?为什么一些人会对网络游戏如此沉迷?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  9项诊断尺度包括:完整专一游戏;停止游戏时浮现好受、着急、易怒等症状;玩游戏时间逐渐增多;无奈减少游戏时间,无奈戒掉游戏;放弃其余运动,对之前的其他爱好失去兴致;即使了解游戏对自己造成的影响,仍然专一游戏;向家人或别人瞒哄本人玩游戏时间;通过玩游戏缓解负面感情,如罪恶感、扫兴感等;因为游戏而丧失或可能损失工作和社交。

  “除了吃饭跟睡觉,其余时间都在打游戏。”在北京一家公关公司上班的郑宇(化名),这样形容他的弟弟的日常生活状态。只管郑宇的弟弟还在上大学,“但他每天只想着打游戏,对学习抱着无所谓的态度”。

  “他有一千零一个要手机的理由。”刘女士告诉记者,“他有时候会说是需要用手机查单词,我要是不给他怕耽搁学习,也怕冤屈了孩子。可一旦给他了,我一转身他就拿去玩网游了。除非我始终盯着,连转个身都不行。”

  据《青少年成瘾举动调研报告――基于2017/2018青少年健康行动网络问卷考核数据分析》暴露,在玩网游的时间上,留守儿童要高于非留守儿童。尤其是在“每天玩4―5小时”以及“天天玩6小时以上”这两个时间段,留守儿童的比例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。

  “他沉迷网游后,越来越爱撒谎。我偶尔也玩网游,在游戏中看见他,就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又在玩网游,他竟然撒谎说不玩。”郑宇说。

  □ 本报记者   韩丹东

  家长行为影响孩子

  刘女士告知记者,她尝试过良多让孩子远离网游的方式,做约定、带孩子去户外活动等,软硬皆施,但成果甚微。“有一次我很负气,就把孩子的游戏装备摔了,固然这样不理智,但在没了游戏设备后,孩子确实有所好转。”刘女士说。

  明白九项诊断标准

  刘女士对记者说:“当初的网游种类繁多、娱乐性强,对孩子有很大的吸引力。一个网游玩够了,还有各种各样的网游等着。”

  郑宇的弟弟也有类似情形,他会按时上课,但在课堂上也是用手机玩网游。尤其是到周末,经常整夜玩网游,完全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据记者懂得,2017年年底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“游戏成瘾”归类为精力疾病。在2018年更新的《国际疾病分类》中,专门为“游戏成瘾”设破条目,并清楚9项诊断标准,以帮助精神科医生判断患者是否对游戏产生依靠。新版本将由2019年5月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最终批准,并将于2022年1月1日生效。

  “如果逼迫让他下线,他就闹性情。”郑宇说,他曾尝试带弟弟去接触外面的世界,然而弟弟到了外面就始终处于撅着嘴、拉着脸、双目无神、不谈话的状况。

  由此可见,陷溺游戏并不等于游戏成瘾,但这种景象未然不容忽视。

  非留守儿童“每天玩4―5小时”的比例为8.8%,留守儿童则达到18.8%。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父母陪伴,从游戏的世界中寻找满足与快乐成了他们的一个决定。家庭关爱、教诲的缺失也是孩子沉迷网游的一个起因。

  为理解决未成年人网络沉迷问题,近年来,国家也多次出台相关划定。去年年底印发的《对严格标准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见解》,对网络游戏遵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进行集中整治;前不久教导部等八局部联合印发《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行打算》,恳求“控制电子产品利用”“履行网络游戏总量调控”等。

  刘女士的儿子今年读初二,自从迷上了某款网游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“放假在家时,他更是变本加厉。”刘女士说,切实儿子也晓得自我检讨,但就是把持不住。